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专家研讨赵晓梦长诗《钓鱼城》

专家研讨赵晓梦长诗《钓鱼城》

在研讨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对《钓鱼城》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他见多识广,发言精妙。 首先他认为赵晓梦选择钓鱼城这个题材好,我们民族的历史中有很多至今不为人熟知的英雄业绩,钓鱼城之战就是其中之一,它在一个世界规模的事件中发挥了影响,一根钓竿钓起了世界,它值得被书写。

诗人赵晓梦做了个大梦。 长诗的写作,最能考验一名诗人的功底。

李敬泽谈到事关历史的长诗如何平衡叙事性与抒情性。

他高度认可赵晓梦在《钓鱼城》的写作中,舍弃了人对人的外部的观察,而力图从内在性抵达史诗效果。 对历史上这样一个非常宏大、复杂的大规模事件进行创作,很有挑战性,但赵晓梦用了一个很巧的办法,史诗包含着大规模的人类行动,是大规模的人类行动的记忆。 行动包含着叙事,你就要讲事。 现在不仅不是讲事的问题,赵晓梦把笔都放到了每个人的内部,也就是说对人的外部的观察度舍弃了,直接从内部去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胆和非常有意思的办法。

《钓鱼城》长诗中有九个不同人物,三个人一组,攻城的、守城的和最后开城的,赵晓梦用内心独白的方式,进行对话,让李敬泽感到很有意思,他认为《钓鱼城》还可以做地更好,打得更开,胆子还可以更大,还可以让这九个人对话性更强。

甚至这九个人要发生争辩,这种争辩不一定是面对面的争辩,是世界观的争辩。 你可以想一想蒙哥的世界观是什么样的世界观?是空间主导的,一往无前的,地有多远马就要踏多远,风吹到哪他的马就要到哪,这是一个草原的蒙哥的大汗的世界观。 余玠的世界观是深深扎根在农耕文明,这样的一个儒生,是一个钉钉子的这样一个世界观,是要深深扎在这里不动的世界观。 实际上发生在钓鱼城就是这个冲撞,这样的对峙,我觉得如果要把它变得更突出、更鲜明,形成一个内在性的多声部的交响乐,可能会更好。 同时,李敬泽认为,赵晓梦的《钓鱼城》还没写完,《钓鱼城》不能画句号,像《钓鱼城》这样一个伟大史诗值得反复斟酌、反复去写、反复发现。

目前这个《钓鱼城》是第一版,甚至可以写到二三四版,写到60岁。 到时候,我们可能会看到一部真正的铭刻着我们民族的伟大的业绩和记忆的,同时又蕴含着我们这个时代对于时间、空间、历史、文明、生死等等一系列基本我们民族生活的深刻思考的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我们非常期待。 邱华栋:赵晓梦成功探索了当代诗坛少有的叙事性。

上一篇:小学生竞选班干部演讲稿
下一篇:致天有高中二(六)班全体同学的一封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