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

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

纪念哈佛大学著名伊朗学、中亚史专家费耐生教授发布时间:2019-03-1410:20:29作者:内陆欧亚通讯来源:新浪博客-内陆欧亚通讯浏览次数:  一个伟大的生命,终其一生都在思考人类的团结,甚至死而不已......亲爱的朋友们,最近,我们失去了一位伊朗学和中亚学的巨人,费耐生(),不幸于2014年3月27日在美国波士顿去世,享年94岁。 在此我们表示对费赖伊教授的沉痛哀悼。

一、生平与简历费耐生教授(1920年1月10日–2014年3月27日)是美国著名的伊朗学与中亚研究专家,系哈佛大学AgaKhan伊朗学荣休教授。

他的研究领域是伊朗语文学、公元1000年之前的伊朗史与中亚史。

费耐生出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他的家庭是来自瑞典的移民。

他的第二任太太是与一位伊朗的亚述裔学者EdenNaby博士,她来自伊朗的Urmia,在哥伦比亚大学教书。 费耐生能讲流利的俄语、德语、阿拉伯语、波斯语、普什图语、法语、乌兹别克语和土耳其语,而且还拥有丰富的关于阿维斯陀语(Avestan,古波斯琐罗亚斯德教经典《阿维斯陀》所用的一种古代波斯语)、巴拉维语(Pahlavi,约在公元3世纪至8世纪的伊朗语)、粟特文(Sogdian)以及其他伊朗语言和方言的知识。 费耐生出生于阿拉巴马,长于瑞典的Malm。 他先是在伊利诺伊大学求学,并于1939年在那里获得历史与哲学学士学位。

1940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46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亚洲史博士学位,在这期间他曾与周一良先生是同学、室友。 二战期间,费耐生曾服务于战略情报局(OfficeofStrategicServices,OSS;是美国在二战期间成立的一个情报组织,由罗斯福总统下令成立。

该组织即为后来中央情报局-CIA-的前身)。

他被安置在阿富汗,并在中东、中亚与南亚广泛游历。 之后他回到哈佛任教(1948-1990)。

费还在世界上很多不同地区的大学担任教员、客座教授或访问学者,包括:喀布尔哈比比亚学院--HabibiyaCollegeinKabul(1942–44)法兰克福大学--FrankfurtUniversity(1959–60)汉堡大学--HamburgUniversity(1968–69)设拉子巴列维大学--PahlaviUniversityofShiraz(1970ndash;76)塔吉克斯坦大学--UniversityofTajikistan(1990–92).费耐生教授是哈佛大学近东研究中心(CenterforMiddleEasternStudies)的创始人,这是美国的第一个伊朗研究项目。

1970-1975年间,他担任设拉子亚洲研究所负责人。 1974-1978年,他是位于设拉子的巴列维大学董事会成员,1983-1989年担任哈佛大学内陆亚洲研究委员会(CommitteeonInnerAsianStudies)主席,还分别于1970-1975年、1987-1999年担任《亚洲研究所集刊》编辑。 费耐生有一个学生叫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Crichton,1942年10月23日-2008年11月4日,美国畅销书作家和影视导演、制片人),他为好莱坞电影《终极奇兵》(The13thWarrior)撰写的剧本,基本上就是根据费耐生翻译的伊本·法德兰(IbnFadlan,10世纪阿拉伯外交官、编年史家、旅行家、作家。

所著旅行报告是关于伏尔加河地区的重要史料)的伏尔加河地区旅行报告。 费耐生还曾直接负责邀请伊朗学者到哈佛大学访问,这一项目是由亨利·基辛格发起的。 二、费耐生与伊朗费耐生觉得其他穆斯林特别是阿拉伯穆斯林低估了波斯文明。 他写道:“阿拉伯人不再理解伊朗和波斯语在伊斯兰文化形成中的作用。 也许他们想忘记历史,但这样做就失去了他们自己的精神、道德和文化基础......没有对历史的传承和尊重,稳定与繁荣就没有希望。 ”(费耐生:《波斯的黄金时代》,第236页)伊朗人热情回应了他对波斯文明的肯定。

1953年8月,摩萨台政权倒台前夕,著名伊朗语言学家阿里·阿克白·德克达(AliAkbarDehkhoda)给了费耐生一个头衔:伊朗之友(Irandoost)。

2004年6月27日,伊朗为费耐生教授举行了一个仪式,以表彰他一生对伊朗学、波斯语研究、伊朗历史和文化的贡献。 费耐生教授生前希望把自己的遗体埋葬在伊朗历史文化名城---伊斯法罕,他希望这一遗愿有助于团结自己深爱的这两个国家。 伊朗著名的保守派人物默罕默德·内贾德总统于2007年9月已同意他的请求。 2010年,伊朗政府赠送给费耐生教授一套别墅,以肯定他对伊朗学的贡献。

费耐生在众多涉及伊朗的集会上是一位广受欢迎的演说家。 2005年,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发表演讲,鼓励伊朗人珍视他们的文化和认同。

2004年,他在德黑兰一个建筑学会议上,批评了忽视传统伊朗建筑风格之美的盲目现代化。 三、对土耳其史的洞见费耐生曾在自己著作的导言中说:“很多年前,我有一位老朋友,他就是对赫梯人都城进行挖掘的考古学家奥斯藤()。 他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曾在安卡拉设宴款待他,感谢他发掘出了土耳其祖先的过去。

奥斯藤刚要开口反驳,德国大使在桌子底下用脚踢了他一下,他立即改口说:‘是的,阁下。

’过后,他们每个人都在嘲笑这个土耳其领导人说的话。 ”这反映出,在当时,即使一个外国专家也不能在土耳其讲与官方不一致的史学观点,尽管他们可以在私下里嘲笑凯末尔。 但费耐生的叙述并未到此打住,他接着说:“但在我看来,阿塔图克(Ataturk)在根本上是正确的。 因为,当代土耳其共和国的居民有两个根源:安纳托利亚和内亚的阿尔泰山区。 这两个地方都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当代土耳其人及其文化。

”(TheHeritageofCentralAsia:FromAntiquitytotheTurkishExpansion,Princeton:MarkusWienerPublishers,1998)附录费耐生的部分作品:《近东和大国》(TheNearEastandtheGreatPowers,HarvardUniversityPress,1951)《伊朗》(Iran,GeorgeAllenandUnwin,London,1960)《波斯的遗产:伊斯兰化之前的历史》(TheHeritageofPersia:Thepre-IslamicHistoryofOneoftheWorldsGreatCivilizations,WorldPublishingCompany,NewYork,1963)《布哈拉:中世纪的成就》(Bukhara:TheMedievalAchievement,UniversityofOklahomaPress,1965)《内沙布尔的历史》(TheHistoriesofNishapur,HarvardUniversityPress,1965)《美国、土耳其和伊朗》(TheUnitedStatesandTurkeyandIran,ArchonBooks,1971)《来自卡希尔·阿布·纳西尔王宫的萨珊人遗迹:印章、封铅和硬币》(SasanianRemainsfromQasr-iAbuNasr:Seals,Sealings,andCoins,HarvardUniversityPress,1973)《波斯的黄金时代:东方的阿拉伯人》(TheGoldenAgeOfPersia:TheArabsintheEast,WeidenfeldNicolson,London,1988)《中亚的遗产》(TheheritageofCentralAsiafromantiquitytotheTurkishexpansionMarkusWiener,Princeton,1996)《大伊朗》(GreaterIran,MazdaPublishers,2005)《伊本·法德兰的俄国之旅》(IbnFadlansJourneyToRussia,2005,MarkusWienerPublisher)费耐生的官方网站:。

上一篇:第二六零章:老头(第一章)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