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第二六零章:老头(第一章)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第二六零章:老头(第一章)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陈守义一路在城市的建筑间飞快穿梭。 随着远离前线,赶赴战场的伪军渐渐减少,路上开始有了零星的行人,他动作变得更加轻柔而又小心。 在完成任务之前,能不惹麻烦,还是不惹麻烦,一切以任务为重。 陈守义发现这些行人大都形色匆匆,整个城市都充满着诡异的宁静,这些人即便路上碰到熟人,也大都点头示意,最多小声交流,窃窃私语。

街上的两旁,几家零星店铺,正开业着,生意冷冷清清,基本没什么客人。 “种种迹象来看,这里无疑控制极其严密,再这样赶路,迟早会被发现。

”陈守义心中暗道。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身体轻盈的落到小巷民居的楼顶,他偏过头,侧耳静静的听了一会,很快,就从楼顶无声的跳下,这间院子主人似乎已经出门了,院子内房门大开着,空无一人。 他迈步走到里面。 一股浓郁的香烛味道扑面而来。

正堂一张红木方桌上,一座半尺高的狩猎之神木雕神像正静静的矗立,前面三柱清香,烟雾缭绕。

陈守义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就移开目光。 房子装修的古色古香,墙壁上挂满了字画。

他看到字画,心中不由一动,迅速的锁定其中一大幅丝绸画,这幅丝绸画长两米四五,宽都有一米二三,足够放置长剑了。

他脚下轻轻一跃,便把字画取下,随即把剑放入里面,迅速的卷成一卷。

走出门前,光洁的玻璃大门,映照出自己的脸庞。 他看了一眼,脚步一顿,眉头微微皱起。 这张脸太帅了。

太引人注目了。

哪怕他再低调,也照样会吸引别人异样的目光。 特别是自从成为神性生物后,走到路上,每每都会出现各种大姐大妈强势关注的目光。

好在,这点小问题,对早已完成炼肉的陈守义而言,并不难解决。

他看着玻璃门。 脸部肌肉迅速的变化调整。

十几秒后,一个一脸憨厚浓眉耷目的青年,提着一卷丝绸画走出院子,一个迎面走来的老妇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微微有些诧异,盯了他好几眼,才移开目光。

“是哪里有问题?”陈守义注意到对方脸色的异样,心中暗道。 他不动声色的加快脚步。 遇到的行人越来越多,陈守义发现这些人看到他后,大都微微有些惊讶,搞得他越发感觉不对劲。

要说这些人彼此认识,发现自己这么一个陌生人,那肯定是扯。

城市不是农村,人口密集,一个小区都有上千甚至数千人,哪怕经常聚会,谁也不敢说认识里面的每一个人。 “肯定哪里出现了问题?”他暗暗打量着零星经过的行人!等等……路上的行人似乎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妇女,至于青年和中年男性,几乎一个都没看到。

他心中微微发冷,原来如此。 这些人恐怕都被蛮神教会强制征为士兵了。 陈守义迅速的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等出来后,他弓已经微微驼了,脸上也挤满了皱纹,他缓步前行。

果然,等他改头换面后,便再没人关注他。 路过一座尖顶的教堂。

教堂顶上的十字架早已经被拆下,不知被扔到何处,取而代之是一个狩猎之神的神徽。 这是一个抽象意味的鸟头。

一双猩红眼睛,俯瞰大地。

给人一种神秘、恐怖以及蛮荒气息。

教堂门大开了,两个赤裸着上身的蛮人,在门口护卫。 陈守义可以看到教堂里面黑压压的人群跪倒在地,唱着一首音调古怪又庄严肃穆的赞歌。

行人经过这里,有的远远的跪倒在地以示虔诚,有的则敬畏的进入教堂。 陈守义虽然做了伪装,但要表现对蛮神的虔诚,那实在太为难他了。 他当机立断,立刻转身,准备绕道而行。

然后已经迟了。 教堂门口守卫的其中一个蛮人,立刻发现陈守义的异状,脸上露出一丝狰狞:“有亵渎者!”他和同伴示意了一下,大踏步朝他走来。 “麻烦!”陈守义感觉着追来的蛮人,眉头微皱,努力的佯装出恐惧的表情,假装拼命的逃跑,眼睛则平静的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潭。

路上行人少的可怜,至于蛮人,除了教堂门口的这两个,根本没看到还有什么蛮人。

“愚蠢的人类,你以为跑的了吗!”一句艰涩的汉语,从背后传来,隐隐带着戏谑,与此同时还有一丝破空声传来。 蛮人的一只大手,朝陈守义背后抓来。 陈守义假装脚步一个踉跄,身体跌跌撞撞的进入拐入路边的小巷。

“你以为逃得了吗?”蛮人脸上带着轻蔑的狞笑,紧随其后走进小巷,忽然面色一愣,这人类的老头竟然消失了。 “你这是在找我吗?”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蛮人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还未反应过来。 一双如铁箍般的大手,已搂住他的脖子,随即他便听到脖子传来咔擦一声脆响,他惊恐的张了张嘴,视线迅速的变得模糊……陈守义把尸体缓缓的放到在地,手指扣住旁边下水道的井盖,轻轻的拔起,把尸体塞进里面。

随即又站在墙角,静静的等待,大约半分钟后,很快就又有一个脚步声传来。

另一个蛮人见同伴久久不回,顿时察觉到不对,迅速朝这里跑来,刚转过拐角,就被陈守义一个标指瞬间刺穿喉咙,连颈骨都被刺断。 这两个蛮人不过只是看门的普通蛮人,杀他们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对陈守义而言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陈守义如法炮制,再次把尸体,塞入下水道,然后迅速盖上井盖。

他看了眼手上的血迹,手腕轻轻一甩。 “啪!”的一声。 空气轻微爆鸣,血雾弥漫,等回收手时,手上的鲜血已不翼而飞。 他打量了四周,身体再次微微弓了起来,加快脚步,迅速的离开现场。

……太阳西斜,天边火焰似的红霞,让整个城市似乎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 十字路口上,陈守义从一个半躺在街边的路标上,收回视线。

“总算到宝成区!”军方情报指明的区域就在这一带。

陈守义看了时间,已经是五点钟:“必须加快速度了,至少在天亮前,一定要找到。

”。

上一篇:附中召开全体教职工大会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