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01096 合作愉快(第九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01096 合作愉快(第九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不合算。

”陈曌说道。 四吨黄金大概是什么价钱?估计在一亿六千万美元左右。

如果陈曌和古烈合作,那么五五分成,就是拿到两吨黄金,也就是八千万美元左右。

如果说是真正的入账八千万美元,那么陈曌就是刀山火海也去闯一闯。

可是实际上不可能真正的入手八千万美元。 这可是见不得光的黄金。

上次陈曌的黄金,是里斯法尔帮忙处理的。 当时的中介费很低,这是里斯法尔的友情价。

可是真正的中介费,那可不是小数目。 最低是30中介费。 这种超大额的清理,就是40甚至是50。 也就是说,他辛辛苦苦的操劳了一顿,就全给中介全赚去了。

陈曌宁可什么都不要,也不想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买卖。 所以陈曌拒绝的非常果断。 不要!“为什么?”“几千万美元不值得我动手。 ”陈曌很坦白的说道。 其实是陈曌不愿意自己给中介公司打工。 如果是单纯的赚几千万美元,陈曌很乐意参与。

可是却要分给不相干的人一半的钱,陈曌就接受不了了。

“陈先生,我想你搞错了,不止是四吨的黄金。 ”“不止四吨黄金?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我说的是大肚皮四百年来的宝藏。 ”古烈目光闪烁的说道。

“四百年的宝藏?那有多少钱?”“保守估计,不下五亿美元。 ”听到这个数字,陈曌又开始纠结起来。 说实话,陈曌是动心了。

可是如果要把这些东西换成钱,然后再从黑洗到白,中介费又要大赚一笔。 这就让陈曌非常的痛苦了。

最后的可能性是,陈曌只能拿到所有东西价值的三分之一。

当然了,陈曌知道中介收费贵的缘故。 其实他们也是担了很大的风险,可是陈曌依然无法接受。

“你等等,我要打个电话,然后才能决定是否接受这次的合作。

”“当然。 ”古烈不担心陈曌会把消息泄露出去。

毕竟陈曌的信誉,她还是相信的。

也是因为陈曌的信誉,她才选择了陈曌合作。

并且南奇岛的位置,知道的人并不多。

而且宝藏藏在哪里,也只有她知道。

陈曌到阳台外面拨通了韦斯特的电话。

“韦斯特,你在酒店吗?”“会长,我带人出来玩了……你刚才不是说要睡觉吗,所以我没叫你。

”“我问你个事。 ”“你说。

”“如果我找到了海盗的宝藏,你有办法按照实价的多少给我?”陈曌问道。

“会长……我不洗钱啊……”“这次的东西有可能超过两亿美元。 ”陈曌说道“中介费可以作为我们协会的经费。 ”韦斯特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道“会长,你找到海盗的宝藏了?”“还没有,有人找我合作。

”“会长,你知道的,首先是找买家,然后又要走金融渠道把钱变得能够见光,会损失相当高一部分。 ”“你就给我一个准数,如果是两亿美元的财富,我最终能到手多少。 ”“一亿两千万美元左右。

”“那么协会能够得到多少?”“三千万美元左右吧,会长,我是实数给你报价的。

”“也就是说,两亿美元就有25的钱流入别人的口袋了?”“会长,这钱是无法省的,虽然我找的是正规渠道,可是别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给我们办事。 ”陈曌想了想,韦斯特是最安全,也是给的价格最高的渠道了。 不可能有比韦斯特收费更低的渠道。

并且,这笔钱还能有三千万美元进入协会的手上。 相对来说,也是最值的黑转白渠道。 陈曌挂断了韦斯特的电话后,走进客厅中。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陈曌问道。 “目前还不能行动。 ”古烈说道。 “为什么?”“南奇岛的地理位置非常特别,一年的时间里,有半年都是浸泡在海里的,只有等到太平洋洋流西进,水位降低后,南奇岛才会露出海面。 ”“要等半年?”“不,最迟三月中旬,或者四月初,水位就会降低,到时候我们就能登岛了。 ”“可以,到时候你通知我,你有我的联络方式吧。 ”“有。

”“我要做什么准备?”陈曌问道。

“准备好战斗,不止是陆地上,还有水里,我们可能在接近那片海域开始,就要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陈曌对此还是非常期待的。 当然了,陈曌不是期待战斗。 而是收获。

毕竟如果一切能够顺利的话,那么陈曌就能稳稳当当的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亿万富豪。

其实,以陈曌目前的资产来看,陈曌已经是亿万富豪了。 镜子湖以及周边的土地面积加起来至少价值四千万美元以上,游艇也值一千多万美元。 还有玛丽娜餐厅的股份,也价值一千多万美元。 再加上银行里的存款。

而且不久之后,阿尔杰还要支付他两千万美元。

陈曌的身家已经接近一亿美元。 不过最近因为要建新家,陈曌的银行存款又掏空了。

而且即便是房子建好了,置办内部也要几百万美元。

所以陈曌的资金,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紧张的。

现在又能有这么一笔合作项目,能够一次进账至少一亿美元的收入,陈曌还是非常心动。 “那就这么说定了。 ”“那么我们要不要开一瓶香槟庆祝一下?预祝我们的合作顺利愉快。 ”“酒留下,人可以走了。 ”陈曌微笑的说道。 “额……”“我的女友怀孕了,我不希望在这时候和另外一个女人,在酒店的房间里喝酒。

”“好吧。 ”古烈无奈的将酒放在桌子上“对了,这瓶酒五万美元,会记在你的账上的。 ”说完,古烈潇洒的转身离去。

“我去,五万美元?这酒我不要了……你给我回来,回来……”无奈古烈跑的太快了,陈曌只能忍痛留下五万美元的香槟。

可是,让他打开这瓶香槟,他实在是舍不得。 他这辈子也没花五万美元喝一瓶酒。 即便他自己就卖昂贵的酒,可是不代表陈曌就能忍受花五万美元喝酒……。

上一篇: 【焦点关注】退休矿工养老遭遇“无处可去”的尴尬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