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第622章 魏国灭与丰收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第622章 魏国灭与丰收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只是这般?”东皇太一愕然道。 在他原本的想法中,钟图这回应该极尽拿捏才是,这样既可以彰显自己的权势,也可以尽可能的去压榨他们阴阳家的利益,使阴阳家付出更多。

可现实到好,钟图非但没有逼迫和侵取阴阳家的利益,反到是在未曾付出的基础上,又获得了不少好处。 比如学说并入大学。 这看似是要开放阴阳家的学说,甚至是付出些东西,但却也将阴阳家的学说变成普世之学。 与之一比,区区些许利益真心不算什么。 就更不要说之后还为阴阳家单独设立了一个能够发挥阴阳家实力的部门了,真是既给面子,又给里子,实在叫做了诸番准备的东皇太一闹不明白了。

想不清楚钟图这是图啥。 “当然不只是这般。

”钟图看了看始终没露真容的东皇太一,淡笑道。

“还请阁下明言。

”东皇太一没有犹豫,立刻追问道。 “学派并入大学之后,你阴阳家的部分武功秘术要进行公开。

当然,不是指类似六魂恐咒,阴阳合手印这类的阴阳家禁术,而是指五灵五部的五行法术,这点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钟图没给想要说什么东皇太一和月神反驳的机会,就率先划分好了公开秘术的底线。

虽然依旧会让阴阳家有些膈应,却也不会感觉接受不了。 果然,东皇太一沉吟了片刻,便答应了下来“可以。

”“其次,你阴阳家子弟要为国效力,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也没问题。 ”这本是题中应有之意,东皇太一自然不会反对。

“最后,我身边缺个伺候的人,就让大司命留下吧,东皇阁下以为如何。

”钟图放下茶杯,表情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东皇太一还有一旁的月神说道。 大司命表情一变,拿着复杂难明的眼神看向了太一和月神两人。 如果可能,她打心底里不希望离开阴阳家。

然而可惜,她的意志并不能动摇东皇太一的想法,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钟图,然后毫不犹豫的同意道“可以。

”估计,在此时的东皇太一心理,正满心愉悦的琢磨着此事可供利用的地方吧。

比如,使大司命成为钟图和阴阳家的纽带,为阴阳家谋求好处。 比如,使大司命成为间谍,方便阴阳家了解钟图的动向,探听一些有关钟图的秘密。 再比如,使大司命成为钟图的女人,利用纽带关系,反向将阴阳家的意志贯彻过来。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之后,阴阳家顺利融入韩国体系,成为了即将到来的春耕劳作中的又一重要力量。 然后时光流转,时间转眼来到了第二年的春季。

在阴阳家的月神主持之下,新一轮的春耕正式开始,百姓、农夫进入地头,按照春耕开始前指派到位的,学习过未来农业种植知识的农家精英子弟的指导,将由户部农业司提供的优良稻种撒入地下,埋土,完成对这个时代的百姓来说最为重要的种植工作。 然后诸事咸毕,在一番酝酿之后,韩国再次开起了新一轮的国战。

而目标嘛,就是与韩国紧邻,并与之和赵国同样,出自春秋晋国之属的魏国。 数十万新整合,并重新进行编制、训练的韩军搭乘火车,第一时间开赴向与新郑只有100公里直线距离的魏国首都,大粱。 兵锋之犀利,迅速,直接叫魏国大惊,连忙动员所有能动员的部队,却依旧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所以没花多长时间——不到五天,魏国首都大粱就宣告破灭,魏王室大举投降,连带着整个魏国都跟着受累,没进行什么像样的抵抗,就和秦国一样并入了韩国。 而后韩国止战,一边奋力的接收魏国的土地,一边加紧补修铁路,好叫魏国真正的并入韩国之中。

至于说隔在两个首府之间的魏长城?一个土墙而意,连野战炮都抗不住,又何况是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的强力能量炮?直接在中间开了大口子,形成通道,将两边连接在了一起。

这也是为何不到五天,韩国就拿下魏国王都的根本原因。

……披甲门什么的先不去管,单说魏国这边。

部分将领不甘失败,也不准备选择投降,直接带着自己的部队,投靠向了与魏国相临的赵国、齐国和楚国。 一副就是看你赶不及接收地盘的样子,欺负你路远,让得知这一消息的钟图很是皱起了眉头。

不过却也拿这些人暂时没什么办法,毕竟修路也是要时间的,再加上灭秦之后又灭魏,现在只要人不傻,都能看出韩国要一统六国的野心,自然再不会向过去那般,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紧紧防备,能给你添堵的时候就决然不会让你好过。

这也就造成了那些将领一投靠,赵、齐、楚三国就没怎么犹豫的将城池和军队收揽了过来。 至于说燕……燕王喜是个胆小鬼,再加上没了雁春君的存在,燕太子丹在燕国的影响力直线上升,不想这么早就惹韩国,所以尽管它也有部分版图和魏国交接,却成了剩余四国中,唯一没得到魏国土地的国家。

不过将领嘛……到是收留了两位。

似乎是想增强国家军队方面的力量,只是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算了,一帮跳梁小丑而已,没必要把精力浪费他们身上。

”然后钟图便不在关注那些人,将其交给墨鸦和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刺客负责,自己则继续联合由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所扮演的内侍出任的新任侍中镇压韩国,整理国策,接收着魏国的土地和城池,以及安抚军民。 如此时光一转,时间转眼就又过去了半年。 经过盛夏,来到了果实成熟的秋季。

阴阳家月神主持祭祀过后,全国正式开镰,收割起了由新种子长结出的丰硕果实。

“丰收啊!大丰收啊!”数天之后,农业司的官员拿着计算后的粮食产量及亩产规模的数据满脸兴奋的冲在场的同僚高呼道。

“多少?!”“亩产五石半!”“多少?!”“五石半!!”“好啊,好啊!果然是大丰收!”PS:依旧失眠中,精神貌似不太集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码了什么……ORZ。 暂时先这样吧,就当是快近了。

上一篇:今晚,寄缕相思到远方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