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又输了个精光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二章 又输了个精光司礼监最新章节

魏福记!好名。 良臣对纸上自己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表示很满意。 福记,听着亲切,叫着顺口,带有民族特色,又吉庆无比,堪称是买卖界的不二商标。

可以预见,在良臣的高瞻远瞩和强势背景下,不久的将来,魏福记的牌子定能响遍关内关外,最终传遍五湖四海,成为大明朝乃至藩属国家谕户晓的大品牌。

当然,魏福记不卖糖,不过有可能的话,也可以经营零售品。

可惜,名字是好,可良臣总觉得少点什么。 琢磨了半天,恍然大悟,少了什么?少了“皇家”二字!“皇家魏福记”可比“魏福记”听起来更气派,也更具有权威性。 为了五百两银子,万历能给高淮亲自题写店名。 良臣觉得自己出个六百两,万历指不准就能将“皇家”二字御批给他?想想,不现实。

不是万历肯不肯的事,而是六百两太少。 万历那性子,真应了一句老话,叫钱越多多随你搞。

六百两买“皇家”商标肯定不行,至少得加个零,六千两!还不行,再加个零!良臣就不信了,砸个六万两,看看万历到底还是不是人。

同时,也打定主意,往后不管什么生意,清一色都得是“魏字头”,要将“魏”字充分体现在行行业业,并烙到天下百姓的灵魂深处去。 让他们知道,只要有个魏字,这家店的东西就是最好,价格也是最便宜的!饮水思源,魏家的买卖反哺的结果,自然是老魏家的都是好人啊。 开金铺,叫魏大福。 开珠宝,叫魏地亚。 开粮油铺,叫魏金龙。 开衣铺,叫魏维斯。 开鞋铺,叫魏达斯。

开香料铺,叫魏来香….这样,等将来自己作古之后,怎么也能给子孙后人留几个叫得响的商标。 就算一个留不下,能保个魏大福也好。

良臣对周大福这个品牌可是念念不忘的很,他绝不允许魏大福变成包子铺。

高大上的黄金铺子才是他的首选。

不过,最好自己在世时能搞出大魏集团来最好。 这个可不是幻想,而是有切实的可操作性。 凭着二叔和巴巴,别说集团了,就是财团,良臣也能整出来。

真正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有个做九千岁的亲二叔真好。 这搁别人身上,也就想想。 也就良臣这里能美滋滋。 所以,这投胎的确是门技术活,可不单讲运气的。 良臣最不喜欢干的事就是自力更生,白手起家了,那得多累啊。

一想到未来的美好,良臣心花那个叫怒放,拉着瓜尔佳氏便吹起自己远大的宏图,唬得瓜尔佳氏一愣一愣。 当然,良臣也是捡粗浅的说,生意方面的事,说其它的,瓜尔佳氏也不明白。

说到高兴处,面前的熟又贵又可人诱眼,良臣顿时忍不住亲了几下,上下其手,揉得瓜尔佳氏都坐不住。

正痛快时,不禁又想,其实那么多买卖,听着是遍地开花,可实际上单论利润,恐怕不如开青楼,从事娱乐行业有搞头。 这要是在天子脚下开个三温暖、大浴场,豪华人间什么的,弄她几百个格格、塞外天仙、异域情姝待客,可不得艳惊京华么。 统一的服装、统一的定价、统一的服务手段,从里到外一水的国标标准9002,吹拉弹唱色香味俱全,不但本国的,异域情调也有,总之,三百六十五天,客官您哪绝不重样的!这要是还能让京师那帮青楼姑娘不改行去卖唱,良臣也就别叫小千岁了。 嗯,不错。

良臣一脸向往,这年头,皮肉生意可不犯法。 只要自家将关系网营织好,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那帮人难不成还敢来查他的牌不成!好的资源,好的手段,好的服务,好的理念,得共享才行。 前世共享都成了经济理念了,自己怎么着也不能落伍啊。

这几个月,他不一直就在落实共享理念么。

当然,共享的是人家的妻子。

不过,老话不是说,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么。

良臣最爱听老话了。

老司机们说的话,绝对不会错。

“大人在想什么呢?”瓜尔佳氏一脸愕然,因为眼前这个小男人的口水都滴了下来。 “啊?没!你去瞧瞧郑铎回来没。

”良臣抹去嘴角的口水,吩咐瓜尔佳氏去叫人,看着瓜尔佳熟熟的翘臀,拿定主意等回了京,就打造标准,先从瓜尔佳氏做起,然后让她去培训新人,成为行业的典范。

郑铎去换银票已经回来了,也问明了张国纪的住在何处。 “你把银票还有这个店名给张国纪送去,直接报我名字就行,对方知道怎么回事。 另外,完事后你再去驿馆找下王体乾公公,告诉他我明天就能和他返京。

”良臣说完,又让郑铎将手下那个女真人叫来,他有封信要送到叶赫部去。

郑铎听了一一去办。 忙完这两件事后,良臣把小田叫了过来,命他去长胜堡找大岛他们,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安排他们在沈阳中卫安置,如今他要返京叙职,等年后会派人联系他们。

“具体安置的事,巡抚衙门会有人去,你让大岛他们听吩咐便是。 记住,千万不要给我惹事,否则,家乡滴,难回。 ”“哈依!”小田兴奋的直搓手。

天色已经黑了,没什么事,良臣就让瓜尔佳氏学了下吹拉。 第二天一大早,王体乾就在外面等着了。 双方打了招呼,也没二话,良臣自己骑马,让瓜尔佳坐马车。 走到半路,蒋方印赶了过来,说是奉巡抚大人的吩咐给魏舍人送行。

蒋方印告诉良臣,熊明遇昨天就离开沈阳回京了,提醒这位给事中大人回京之后可能会对良臣不利。

“多谢大庆兄提醒,这事我心中有数。 ”良臣点头谢过,在城门和蒋方印道别。 一行旋即便离开沈阳南下。

此刻,几千里外的陕西汉中,狂风卷下一场大雪。 白茫茫的原野上,二叔和两个结拜兄弟走的脚都起泡了。 没法子,兄弟三人身上仅剩的那点盘缠,昨夜叫二叔一把输个精光。

上一篇:耐得住寂寞,人生成熟的一种境界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