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正文

第383章 万不得已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第383章 万不得已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米特奥拉!”“弥勒寺先生!”赛蕾嘉和鹿屋两人先后叫道。

至于另一个受到攻击的布里茨,却是无人关爱。

由此可见,他混得人缘有多糟糕。 钟图追击的身形一顿,脸色瞬间变了变。

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能力有所局限性,特别是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几乎完全无法对未来进行预知,只能推演,但也没想到情况糟糕到这种地步,连与自己有关系之人的安危也无法提前收到反馈!这跟他预想中的状况完全不同。 难道说,是因为境界差距过大,影响了能力?还是周围环境影响,让能力受到了限制。 亦或者,因为自身屏蔽了命运关联的关系,造成因果线连接模糊,致使预知出现差错,不能及时反馈?不过不管是哪个,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米特奥拉低垂着头,努力的去分析着漆黑触手的成分、组成,寻找着解决办法。 而弥勒寺优夜则更为简单,直接高吼了一声“板额”,将自己黑刀上寄宿的英灵召唤出来,控制后者直接挥刀斩断了他与米特奥拉还有布里茨身上的触手。

但是不成想,触手的变化更为惊人,下一刻,断裂的触手便猛地化为漆黑烟雾,包裹住了三人,翻滚涌动,一丝丝黑烟向他们的七窍涌冲而去。 看那架势,是准备侵入他们的身体,把他们变成变异体啊!尤其是其中的布里茨,因为受伤的关系,有着更多的被攻击选择的他表现的最为不堪,几乎是顷刻间,脸上就闪过了一抹黑气,眼瞳变得血红起来。 “呃,呃……”痛苦的喃叫声随之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 阿尔泰尔没用钟图指示,直接挥动军刀斩了过去,将一旁的赛蕾嘉吓了一大跳。

“你干什么!?”赛蕾嘉前冲,挡下了攻向米特奥拉的军刀。

至于攻向弥勒寺优夜的,却是因为距离的关系没能阻拦下来。

“赛蕾嘉,住手,她是在救人!”这时,已经从最初的惊变回过神来的钟图连忙冲想要朝阿尔泰尔发动攻击的赛蕾嘉喊道。

没错,阿尔泰尔的行为并非是表面看起来那般是在伤人,而是在用她特有的力量救人。

前文提过,阿尔泰尔的力量之中有一个名为‘摘要渊源’的能力。 其效果为:将被造物后来追加的设定,回归到更改前的状态。 这在攻击巴布特时没什么用处——毕竟巴布特的一切伟力都出于自身,哪怕力量属性也是先天自带,根本无法进行追溯。 但换成米特奥拉等人却是全无问题。 毕竟他们在成为一个人之前,首先的身份是来自本土世界作者们所创造的故事中的角色人物,属于被造物,一切的情报信息都是固定的,所以任何异常的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是‘追加设定’,完全可以通过阿尔泰尔的能力进行追溯、复原。 所以下一刻,身中攻击的弥勒寺优夜和布里茨两人便如同破壳而出的蝴蝶一般,重新恢复到了原本状态。

除了看起来狼狈一些外,甚至连明确伤痕都没有。 当然,这是指弥勒寺优夜。 至于布里茨,那货的手臂属于战伤,不在设定之内,自然是没办法用摘要渊源来复原。 顿时,赛蕾嘉表情一变,一脸尴尬的退了开。

阿尔泰尔嘴角轻翘,流露出一抹略显嘲讽的嗤笑,没说什么,动手帮米特奥拉解除了身上的问题。

“呼,好险,差点就完蛋了。 ”重新恢复过来的米特奥拉长呼口气,庆幸道。

然后抬起头,冲冷面冷脸的阿尔泰尔感谢道“谢谢。 ”“不用。

”阿尔泰尔回道。

然后众人重整态势,看向了钟图。

“现在怎么办?”赛蕾嘉询问道。 同时也是排解一下心中的尴尬和场中的气氛,让自己不至于感觉那么不自在。 “本来不想做的那么绝,现在看来估计是没办法了。 ”钟图看着眼前的繁华都市,还有周围破败的建筑、狰狞的变异体,以及必然潜藏的危险和不知道身在何处准备给他们来下狠手的巴布特,摇头叹息道。

“你想做什么?”米特奥拉肃容询问道。

“你等下就知道了。

”钟图看了眼她,没有回答,而是心念一动,对他在进入纽约主要市区之前就事先下放的高雄及各位舰娘命令道。 “设备布置的如何了?”“已经全部就位,随时可以启动。

”高雄回答道。

“那就启动吧。

”“是。

”然后一顿,钟图转头看向身边的其他人“我们走。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回应,直接身形一动,向一方激射而去。 米特奥拉、赛蕾嘉等人彼此对视一眼,也急忙跟了上去。

哪怕他们的心理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怎么都走了?不打了吗?”身处天空之中,操控巨大机器人的鹿屋满脸疑惑的在通讯频道中询问道。 “恩,暂时撤退。 别的问题等之后再说。 ”钟图回道。 “哦。

”鹿屋无可不无可的点点头,和同样在天空中巡游的梗直骑士爱丽丝一起,追在钟图等人的尾后移动而去。 隐藏在暗处的巴布特皱眉,有些不明白钟图等人为什么离开了。 “难道是因为找不到我,以为我已经逃走了,而选择撤退了吗?”巴布特疑惑道。 只是没等他找到答案,空间中的异常还有能量粒子的躁动就让他察觉到了些许的诡异,不由得从暗处浮现而出,纵身一跃飞上了半空。 顿时间,一大片的粉色光幕就映入了他的眼帘,接天连地的,足有百十米高,如同一个巨大的扣碗,将他所在的这一整片街区全部笼罩下来。

“这是……”巴布特表情微变,沉吟道。

不管是什么,他都明白那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甚至根本就是用来专门对付他的。 本着千金之子不坐垂堂的道理,巴布特也没迟疑,立刻纵身一冲,向着高空冲射而去。 相比于东南西`北四方,还是高空距离他更近,走起来也方便。 然而现实的结果却大出他所料,犹如碰到坚实的墙壁一样,他被粉色的光幕拦挡了下来,无论他是实体、还是能量体都没法冲破光幕的阻隔,从封闭的空间内脱离出去。

顿时,巴布特表情一变,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上一篇:7个谈恋爱技巧 别让男友逃不出你的手心 感情与情感语录的书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